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 天津公司注册 >
相关文章
数字经济发展:天津公司代理注册让发展中国家

来自:朗信财务 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9-30    浏览 :

  数字经济发展:让发展中国家进一步丢失征税权?
 
7月G20就“双支柱”方案达成共识时,德国财政部部长奥拉夫·肖尔茨将其描述为“重大历史时刻”,因为,运行近百年的现行国际税收规则即将发生根本性变革,对于全球经济社会发展而言,确实具有重要意义。
 
1923年,来自美国、英国、荷兰和意大利的4位经济学家向国际联盟(注:国际组织,于1946年4月解散。)提交了著名的《双重征税报告》,将跨境经营所得的征税权在居民国与来源国之间进行了划分,即对于跨境经营的消极所得(注:一般指股息、利息、租金、特许权使用费、资本利得等资本性收益),居民国拥有“最终且无限”的征税权;对于跨境经营的积极所得(注:一般指实质性生产或管理经营活动所产生的营业利润),来源国拥有“优先但有限”的征税权。

在100年前的全球经济状况下,这样的征税权划分明显过度偏袒具有资本和技术优势的工业化国家、发达国家及资本输出国。因为,消极所得源自资本和技术,其征税权完全归属于居民国,也就是具有资本和技术优势的国家;而对于积极所得,只有跨国公司在一国构成常设机构的情形下,来源国仅就归属于该常设机构的利润拥有征税权。

什么样的情形才算构成常设机构呢?即只有在来源国构成基于物理存在的联结度的情形下,才可以认定跨国公司在来源国构成常设机构,这也是来源国行使“优先但有限”征税权的前提。可以说,基于物理存在的常设机构,对于在资本、技术、管理等方面均不占优势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是何等的重要。如果这一小块“蛋糕”也丢失了,意味着来源国将失去仅有的征税权。
 
在数字经济商业模式下,由于信息通信技术的应用,跨国公司可以通过远程跨境经营,不在来源国构成基于物理存在的常设机构获取收入和利润,多为来源国的发展中国家正在进一步丢失征税权。数字经济的发展松动了近百年国际税收规则的基石。

留言